笑后细品方知难——喜剧《拯救大兵友友》观后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19-11-29 11:00 阅读:

 喜剧很不好写,很不好演。国产喜剧我看过的最好的是王宝社创作、陈佩斯主演的《托儿》。那个戏演了十几年,几千场。有人说:“那是因为陈佩斯。”可是陈佩斯说:“那是因为王宝社。”

话剧《拯救大兵友友》剧照

  近日,在国家话剧院主办的“第四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”中,我看了由云南省话剧院演出、王宝社编剧并导演的小剧场喜剧《拯救大兵友友》。我相信陈佩斯此言不虚。

  王宝社是武警文工团的艺术指导,他是中国目前少数的以写喜剧见长的剧作家。他是部队的剧作家,自然要写部队的戏。而把军人的戏写成喜剧,还要好看,是非常难的事。

  我当过十年兵,我知道军队是把男孩儿变成男人的地方。新兵都是幼稚的,新兵成长为合格的战士,都是受过艰难的身心成长锻炼的,这种成长锻炼过程对个人来说可能是痛苦的。而把这种男孩儿变成男人的痛苦过程用喜剧来表现行吗?会好看吗?会合理吗?会有意义吗?

  《拯救大兵友友》告诉我:行!我在忍不住的大笑中,体会到了男孩儿成长为男人的过程,体会到了从老百姓转变为军人的过程。在看戏中,我一直想着我自己是怎么在新兵连一天天熬过来的。我相信舞台上这一切都是真的,是可能发生的,尽管现在的部队和我当兵时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  王宝社是熟悉部队生活的,他抓住了“独生子女”这一中国特殊的群体,设计了“心理抗挫折训练”这一部队的特殊训练事件。对独生子女进行心理抗挫折训练——这是多么有戏剧性的事。

  现在的新兵,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,独生子女因为家庭的宠爱,往往有鲜明的个性,爱“拔尖儿”,不服管,任性,不认错。如何教育好独生子女,是中国面临的世界各国都不曾遇到的问题,而中国的军队也绕不过独生子女当兵的问题。当兵首先意味着要学会服从,这是独生子女最不能适应的,因为他们的生长环境一般来说是全家人服从他。可是,服从是军人的天职,服从军队才能打胜仗。如何教会独生子女服从,是让男孩儿成为男人的第一步。

  《拯救大兵友友》抓住了这一在中国最普遍的现象,让一个男孩儿在军队中成为了一个男人。难得的是,这个男孩儿成为男人的过程竟然让人觉得非常开心。

  新兵任友友是一个个性极强的男孩儿。他虚荣,为了让女朋友高兴,他借了班长的军功章照了张照片儿,寄给女朋友婷婷。没想到单纯的婷婷到处宣传,还要来部队当面向他祝贺。为了不在女朋友面前露出马脚,友友又编造了一个谎言,想蒙混过关。没想到,这个谎言又面临被揭穿的危险,他就又想出另外一个谎言。观众看着他在一个个谎言面前惊慌失措,又耍小聪明制造新的谎言,知道他的麻烦越来越大了。友友的战友们也知道友友闯了祸不能自圆其说,想好心帮他渡过难关,没想到谎言越扯越大。观众在哄堂大笑中看着舞台上的人如何“按下葫芦又起瓢”,每个人都被扯进了矛盾之中,而每个人又都有被冤枉的地方,只是事情越解释越不清楚,几乎无法收拾。

  王宝社深知喜剧的法则:喜剧中的人物往往是为了达到一个好的目的,自以为聪明地用了不合时宜的手段偶然捅了一个小娄子,这个人按照自己的逻辑来弥补过失,结果是越积极,离原来的目标越远。与之相关的人越积极帮助他掩盖错误,他们就会一起越陷越深。观众在欢笑中看着剧中人自作聪明的过失,想着自己不可以犯这样可笑的错误。这就是喜剧的意义。

  这个戏中设置了一个指导员的角色,这是这个戏可以称为“正喜剧”的关键。戏中新兵连的指导员关心每一个新兵的成长,他不动声色地教育着新兵,教育带新兵的班长。他对在新兵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采取“因势利导”的办法。观众看起来无法收拾的乱局,都在指导员的预料和把控之中。他看明白了一切,却从不揭穿,他知道男孩儿成长需要“脸面”,“好孩子是夸出来的”。他和蔼可亲地、巧妙地让错误往好的方面转化。他不急,又不是袖手旁观,而是给足了每个人面子,让事情皆大欢喜。这个人物很真实。我当过兵,我知道在指导员眼里,新兵都是幼稚的。好的指导员就是让新兵不为自己的幼稚而难堪,又让新兵成长为合格的战士。写好指导员,写好喜剧中的指导员,写好喜剧中不苟言笑又处处发挥积极作用的指导员,这是《拯救大兵友友》极精彩的地方。他让这个戏有了正面的支撑点。

  这几年云南省话剧院排了不少的好戏。但是这一出表现军队生活的戏演得这样好,还是出乎我的意料。喜剧有喜剧的演法,掌握好了并不容易。演部队的戏,是给部队战士看的。要让部队战士看着信服,就要有军人的气质。我看场上演员,好像真的当过兵,一举一动都像个军人。谷予扮演的任友友、章超扮演的班长、李俊扮演的刘顺顺、张志勇扮演的赵小康,尽管都穿着一样的军装,但是因为演员非常好地把握了人物,鲜明的个性让观众把几个战士分得清清楚楚。谷予那场几次装哭的戏,每次“起范儿”都不一样,难得把握的那么有分寸。友友在装哭,观众知道他在装哭,他的装哭总是被别人打断,他越哭不下去,观众越想笑。谢宇扮演的指导员,有身份,有文化,有韬略。他的喜剧表演都是“蔫哏”,幽默又不失身份。三个老百姓是这个戏好看的关键。郑新扮演的任友友的父亲任总,处在儿子和老婆两头的夹板中,忍气吞声又不失老总的威严,他扔鞋打儿子后,单腿在舞台上跳的形象怎么那么可笑!哈哈哈!刘佳扮演的任友友的妈妈,溺爱儿子到了丧失原则的程度,但这一切都源自母爱,观众可以谅解。李欣瑶扮演的婷婷,尽管只是上场接了几个电话,但是她的天真幼稚,是把一切搅的乱七八糟的源头,让人觉得可爱。

  《拯救大兵友友》是近年来少见的正喜剧,正喜剧的特点就是:从表现生活中的否定方面变为表现生活中的肯定方面。戏的结尾处,当新兵们着急地请求指导员不要处分班长时,指导员说了句:“心理抗挫折训练是一辈子的事。”这句话重重敲在我的心上,这是这部喜剧在轻松中要表达的伟大意义。《拯救大兵友友》告诉我们:不要为年轻时的幼稚而沮丧,人生是美好的。只要敢于承认自己的幼稚,用欢笑直面人生,就能经受各种心理打击,幼稚的人就会变为成熟的人,成为国家栋梁。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