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散文随笔 > 暗曲

暗曲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20-02-10 11:22 阅读:

5月30日,因为没有闹钟,季米生很早就起来了,吃吃饭,刷刷牙,出门了!

“哦!别忘了拿我的小说”季米生心想着。

边走边滤透着书中的文字,体味那爱恨纠结的故事。路上——没有多少人赶这匆匆的时光,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。

校门口,季米生被门卫叔叔阿姨用目光上下扫剥干净后,随即不自然的抬腿走进校门,教学楼上下闪动着慢慢露出了它的轮廓,习惯性的,季米生往那个班级看了一眼!才想着:

“哦!是我来早了!”

因为那人没见站在走廊里,季米生知道,若非时间还充裕,他定是趴在那个班级前的走廊栏杆上的。没见着他的身影,还记得他这两天穿的是红色格子衬衣。

季米生回到教室,放下手中的小说,目光垂落下来,深深吸了一口这清晨略微带着凉意的空气,妄图驱走心里的失落。同学携来一袭的轻快,问了季米生一句:“怎么这么早?”季米生笑吟吟的,径直走到教室后门边角处,那是她的课桌,她的同桌说,那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位置。

也是!黑暗的让人看不见的地方啊。

季米生摆上没看完的小说,阅读着他同样的执着,她笑了,她笑主角匆匆去寻找她的爱人,却只能独自立于西伯利亚封盖着他温柔的大雪上。

“至少——我还不至于吧”季米生笑吟吟的。

翻到下一页,又是一个新的故事,可碍于前一个故事于心上扎上的深深的意味,季米生走出了走廊,总是不想如此之快的淡忘了那种炼人的遗憾感。

天还早,薄雾还拢着视线所及的所有地方,空气还是很清新,始终一副初醒的模样。走廊栏杆上的白色瓷砖凉着了季米生的手臂,她想着,这栏杆有些太高了。

“或者,是我矮了些”。她又想着。

季米生微抬头看看那个班级的走廊。

还是不在吗?

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将头转向那些个不直的树,好像蔫儿蔫儿的,却又及时搭拉出几叶新翠的芽儿,衬得后面墨绿的枝丫更为苍劲深沉。季米生看着那些花花绿绿,过过往往,就是没有那抹闪动的红色。

回到座位上,后门开着,季米生就坐在门口,时不时的,还总能看见那红色格子。

中午,看见了!他又在玩儿手机。

“不知道你有曾感受到否,后门的天空很宽阔。”

“你看那云,她们像早市过后街道里慢悠悠走着的赶集人,零零星星的,像一首极度浪漫的歌。”季米生一刻不停的想着,她笑吟吟的。

季米生第一次不认为夏日炎炎,微风不燥,阳光温柔拂面,淡不出一丝的忧伤。

上课铃声拉响了,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。真是胆大呵,左顾又右看,像个窃贼。此时,阳光溃散在那人身上,将他笼上一层光晕,明媚在季米生的眼睛里。

季米生看着蓝色的天空,它像海挂在天上。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