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皇神权【第一章】第一节·祈愿森林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20-02-11 16:00 阅读:

“下雪了”不知道谁说了这一句,让栀夏抬头看了看天,冻得发紫的唇才有了一些知觉,向上扬了扬,扯出一抹笑。

她真的好冷,“好希望……有谁,可以……抱抱我呢。”不可能的,一个孤儿,不会有人爱你,不会有人可怜你,或许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。她艰难地抬抬头,看着自己身处的这个肮脏的仓库,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来这里。

或许,几千年后,有谁会发现我的尸骨,然后就说,千年古尸诶!就像前几天无意中路过街市,在那个电视上看到的新闻那样,然后再把我陈列在博物馆也说不定。那样,就更孤单了吧。

想着想着,她就那样蜷曲着身体,背靠着贴在墙上,睡着了。

阴沉灰暗的天空飘飘洒洒地下起了大雪,一点一点地落下来,就像一个个身姿轻盈的精灵,穿梭在人海之中。

……

好痛。为什么,有种窒息的感觉呢?要死了吗?死了会到哪里去?会不会在那里见到还未见过面的父母呢?感觉……有人在摇我,是谁,仓库的主人吗?

意识,越来越……不清晰了呢。

“小孩,你醒醒……睡在这里,你会死的!”

是谁那么讨厌?让我安安静静地死也不可以吗?真是该死!不过……身体好暖……

身体又被人剧烈地摇晃起来了……算了,这样子,想睡也睡不了了。为了你给我的温暖,我就……睁开眼睛吧。栀夏慢慢地睁开眼睛,雪——又是雪。飘飘扬扬地下了满天。

“小孩。你醒了?”那道声音又响起来了。

“是谁啊……”栀夏张张唇,疲惫的声音就飘了出来。可是,为什么?这里……不一样了!

郁郁葱葱的枝叶横档着天空,把天穹切割得支零破碎,雪点染着枝叶,铺盖着茂密的青木。

“小孩,你从哪里来的?”一只狼出现在栀夏眼前,狭长的眼中红眸微闪。灰色的皮毛上被雪薄薄地铺着。

“嘶——”栀夏皱皱眉,手肘处传来一丝隐痛,转头一看时,两三只小狼正伏在她的臂弯处,“狼……会说话的……狼。不过,是你们在温暖我吧?谢谢~”栀夏眨眨眼,忘记了恐惧,也疲惫于恐惧了,还要怕什么呢?自己都要饿死冷死了,“这是哪里?”

“小孩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灰狼不满地看着栀夏,狭眸眯起,锋利的尖牙露出,寒光闪闪。

“那你也要告诉我这里是哪儿啊……”栀夏无奈地看着灰狼,想要抬手,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,似乎自己只剩下一个头了,“我好想摸摸你,可惜,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……”

“……小孩,你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本王说话的人类。”灰狼瞥了一眼栀夏,转身对着丛林深处长啸起来。

顿时间,四周的丛林深处立刻就传出了厚重的脚步声。

“你要……叫其他同伴……来吃掉……我、吗?”栀夏实在是太累了,意识逐渐模糊,慢慢地,转为了,一片黑暗。

七天之后。

“咔~咔~”栀夏小心翼翼地走在森林里,可满地都是枝叶,一不小心就踩中了,不时发出尖锐声音。树枝划破栀夏脚上的皮肤,血汩汩地流出来,一阵一阵的疼痛真实得让栀夏几乎摔在地上,“我真的还活着……”她直到现在都不相信,如果还活着,那么这里,又是哪儿呢?之前看到的说话的狼,是梦境,还是真实呢?

栀夏闭上眼睛,风扑打过来,冰冰地,很刺骨。

脚踝上心形的胎记还在,模样一点也没有改变,衣服,不知道被谁换成了轻纱。被风稍稍地掠起,明明那么轻柔,那么薄,却还是从骨子里感觉到温暖。是怎么回事?幻觉吗?

身上有好几处伤口,全都被人包扎好了。不,之前所看到会说话的狼,都是真的吧?

“灰狼先生——”栀夏莫名其妙地就喊了起来,从自己离开孤儿院起,不论有什么伤口,都是让它自己流血、结痂、痊愈。从来就没有人关心过她,更不用说帮她包扎。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。

“谢——谢——你——”尽管是一只奇怪的、会说话的狼,尽管是它的皮毛自己最不喜欢的灰色。

“往右走百来十步,你自然会见到我的。”栀夏头顶上方回荡起那日灰狼的声音。

栀夏毫不犹疑地就照做了。当她走到一百四十二步的时候,四周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,就连栀夏的躯体也一刹那被歪扭了,让她的呼吸有了三秒钟的停滞。

在第四秒的时候,栀夏就处在一个湖边了。

湖水清澈透明,波光粼粼,明蓝得没有一丝瑕疵。令栀夏觉得诡异的是湖面上竟没有一丝天空或青木等的倒影,只能见到湖底零星的石子和青绿的水草。湖边种满了七彩的花朵,蝴蝶蜜蜂穿梭其间,没有一点雪的沾染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栀夏惊讶地看着这些花草,跪坐在柔软的草地上,手指轻轻地点在花蕊上,很柔软的感觉。

“她们会不高兴的,你这样对待女孩,是会被围攻的哦。”一阵柔柔的声音从栀夏身后传出来,吓得栀夏不小心就弄折了那朵花,“啊——对、对不起。”

可下一刻,花茎断折处竟然自动愈合起来,又恢复了原样。栀夏惊讶得不能自己,两只手不禁捂住了嘴巴,“好神奇……”

“真是个粗鲁的小孩!”一双大大的熊爪讲栀夏轻轻地抱了起来,将她放在了离花丛很远的草地上,“苍狼,看你留下来的人类。”

栀夏被抱在半空时有些失魂,一下子就被人抱离了地面三四米高处。

“以后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了。”灰狼飘忽着出现在栀夏面前,四肢一弯就屈坐在了栀夏跟前,“损害一样,你可要陪上你的性命的。”

栀夏呆呆地看着灰狼,一双墨眸被灰狼的红眸紧盯着,根本无法转移目光。

“咳!”身后的棕熊咳了一声,横档在灰狼和栀夏之间,“苍狼苍狼,干正经事啦!”

“你是在教本王怎样做事吗?!”灰狼站起来,狭眸眯起,“小孩,你不是问我这里是哪里吗?”

“恩!”栀夏连忙点点头,期待地看着灰狼,“灰狼先生,你的名字,是苍狼吗?”

“……对。”苍狼眯眯眼,不满之色尽显,“你还想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”

栀夏笑着点了点头,轻笑兮然。

“这里,是翎绮神兽的领域——祈愿森林。”苍狼说到这里,忽然冷哼一声,红眸又对上栀夏的一双墨眸,“你知道……这是为什么吗?”

栀夏笑着,眼睛眯起来,并没有和苍狼的视线连通,“是因为有很多人来这里许愿吗?”

“一半一半吧……”棕熊柔柔的声音突然插进来,“其实真正的原因,是因为来到这里的人,都必定会许愿……祈求他们……”

“活下来,走出这个森林!”

……(未完待续)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