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访缘缘堂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19-08-28 12:13 阅读:

出于对丰子恺作品的喜爱,我和南京大学的几个同学相约,专程瞻仰了丰先生故居——缘缘堂。

前几日都是丽日当空,这天偏偏下着大雨。缘缘堂座落在浙江桐乡市石门镇,从南京乘坐火车两个多小时就可到达。这里河网纵横,情调颇似徽州。缘缘堂白壁黑瓦、高墙明窗与水乡浑然一体。原建筑为丰先生亲手设计,建成于1933年,可惜不到五年,被日寇侵华炮弹击中焚毁。现在看到的楼房,是根据丰氏子女回忆,于1984年重建的。整座楼高二层,分为二进。前面是个大天井,丰先生曾手植芭蕉、樱桃。他有不少幅“红了樱桃绿了芭蕉”的画作即取材于此。对着天井是一个轩昂的厅堂,摆着庄重的中式桌椅,中堂和两侧皆是名人字画。可惜前时曾进了贼,很多字画险遭劫难,此后,管理人员就只能用代用品代替了。厅堂一侧为书房,光线特别好,许许多多与世共存的作品就是从这里诞生走向世界的,一踏进这间房就令我们肃然起敬。另一侧大概是房间,里面安放丰先生的胸像与来宾敬献的花篮。楼上三间是家属的房间,陈列着各个时期的照片、作品和实物。

丰先生是中国漫画的鼻祖,“漫画”一词即为丰氏首创。其作品多取儿童生活、古诗词意境及揭露社会不平等现象,题材好似俯拾即得,虽寥寥数笔,皆妙趣横生,读后余味无穷。故居存一幅题为《阿宝两只脚,凳子四只脚》的画,画一个憨态可掬的小孩正俯身给木凳的四只脚穿四只鞋,使人倍觉孩子天真幼稚,从而引导人们爱美向善。自1922年始,丰氏出版漫画四十余册,这大批风格鲜明的艺术精品,显示着其夺目的光彩。

散文是丰氏又一拿手戏。定是文画相通之故,他的文风全然是自然质朴。倘若把鲁迅的文章比作良药,味辛辣,那么丰氏的文章犹如清茶,甘美醇厚。难怪郁达夫感叹道:“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,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、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。”

陈列柜里陈放着丰氏的散文集与外国名著的译本。丰氏精通日、德、英、法、俄五国语言,是将日本及西方文化艺术介绍到中国的拓荒者之一。柜中纸皮已发黄的屠格涅夫的《初恋》及《西洋美术大词典》等译著对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文艺界起过很大影响。1961年他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约,翻译了有日本《红楼梦》之称的名著《源氏物语》,该书近百万字,且用日本古文写成,难读难懂,此时丰氏已六十多岁高龄,起早落夜披时四载得以完成,足见丰先生功力深厚,治学严谨的程度了。

早在二十年代,他即为一些书籍杂志设计时代气息浓郁的封面和教科书插图,称他装帧艺术家应不为过。他的书法碑(魏碑)帖(月仪帖)结合,写得刚柔相济、逸雅秀劲,人称丰体。他还是一个京剧迷,对梅派戏研究颇深,后与梅兰芳相见恨晚,成为好友……

雨仍在不停地下着,窗外的芭蕉绿得那样深沉,时空仿佛凝固,徘徊于这个人去楼空的缘缘堂,使我们想得很多很多。

 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