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夫的影子和稻草人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青藤文学 时间: 2015-03-13 16:08 阅读:


  稻草人立在地头,戴着一顶破草帽。有微风吹过,那悬挂在直杠杠举着的两臂上的笋壳叶便晃荡起来,发出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声响。惊得落到地块上来的鸟雀“扑愣愣”一下子又飞回树上去。地里的小麦刚收割,只留下麦茬。在稻草人的眼里,既有使命已经完成的轻松,更有从今以后派不上用场的惆怅。

  太阳缓缓地从远处的山尖上升起,大地一下子笼罩在阳光织成的彩绸之中,一个农夫荷着锄向立着稻草人的地块走来。他那被太阳光放大了的长长的影子,也扛着一柄大锄,匆匆走在农夫的前面。只见影子一会儿偏左一点,一会儿偏右一点,仿佛在护卫主人别跌下田沟里去了似的。农夫看见那硕大的影子,鞍前马后对他显出如此殷勤的模样,禁不住笑了一声。影子知道那是表示对它满意的笑声,因此心里份外得意起来。

  农夫到了地头,开始干活。影子不敢怠慢,也紧跟着一锄一锄挖起来。它是影子,也就是说,它只是在做出挖地的样子罢了,实际是一点也没有什么实效。但它的认真劲确实是可钦佩的。

  农夫偶然抬头看见了地头的稻草人,随口说了句:“小麦都收了,怎么还立在这里,简直就像个没用的流浪汉,该拆掉了。”但农夫说过这话后就又忘掉了。

  影子手臂长,锄柄长,一锄下去就到了稻草人的脚边。它因听见了农夫对稻草人的看法,特别是它发现稻草人竟也有一个草影,就更在心里生出一股火气来。于是,它恶声恶气地对稻草人说:“没用的东西,你呆头呆脑立在那里干什么,小心我一锄将你那顶破草帽打下来,滚远点!”

  稻草人听见影子这样咋呼,就赶紧将自己的草影挪到身后去了。但影子不肯罢休,在农夫埋头干活的当口,它挥动手里的长锄柄,不停地在稻草人身上晃来晃去。这种恶作剧吓得稻草人簌簌发抖,以至农夫几次停下锄来四处看。而这时,影子也停止了挑衅,装出一副老实的样子。农夫左顾右盼,最后眼睛落在稻草人身上,他看见是稻草人身上在发出窸窣的声响,便以为是风吹在稻草人身上的缘故。又说了句:“那稻草人没用了,该拆掉了。”

  影子趁农夫又低头干活时,对稻草人说:“怎么样,这下我可以将你这呆瓜头上的破草帽打下来了吧?”

  稻草人不敢吱声,只是将自己的草影紧紧地收在身边。

  太阳越升越高,地里的温度也渐渐高起来。农夫不时停下来用手去抹额上的汗水。影子也不失时机做出伸手抹汗,一副劳累的样子。不过,影子这时也的确被烤得够怆,它悄悄地不着痕迹地收缩身子,尽量减少被灸烤的面积,同时不忘在农夫挖一锄时也挖一锄下去。但到后来,连它自己也不觉得,它已经收缩成了一团。以至手里的那柄锄头几次都险些砸在了农夫的脚上。农夫低下头,发现已经缩在脚边的影子,又抬头看看天,嘴里说了句:“瞧,太阳都当顶了,确实累了,该收工了。”

  影子早盼着这一句话,同时还盼着农夫记起他说过的拆掉稻草人的那一句话。它用手去拉农夫。农夫没有理会,而是扛上锄往回走。影子也只得赶快扛上锄,虽然没有来时那么趾高气扬,但忘不了跟农夫脚跟脚,忘不了回头向孤零零立在地头的稻草人。

  二

  稻草人身上的稻草已经发黑,地里的玉米苗齐崭崭长出来,将那一带地块全染得翠绿。

  农夫在地里施肥,影子仍然紧跟在农夫的脚边做着同样的动作。农夫沉浸在忘我的劳动中,直到听见有什么东西发出一阵紧似一阵的“哗啦啦”的声响,才惊醒过来。他看见,原来是稻草人挂在两臂上的笋壳叶在一阵疾风的吹动下发出来的。抬头看天,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布满了乌云,预示着一场风雨将至。低头看,才发现一直在脚边的影子已不知去向。影子总是用这种悄然跑掉的方法来警示主人的。虽然这方法不怎么好。

  农夫焦急起来。因为回家得走一大段距离的路,而地里的肥还没有施完。怎么办呢?此时,他听见稻草人挂在两臂上的笋壳叶被风吹得更张扬了,直飞起来碰在它头上的那顶破草帽上。稻草人是在告诉农夫:“就把我头上的草帽拿去戴吧,虽然破一点,但遮遮雨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农夫迟疑了一下,果真上去将稻草人头上的草帽取下戴在了自己头上。而这时,密密麻麻的雨下来了。农夫因为戴上了草帽,一点没有被淋着,还施完了地里的肥。可怜的稻草人,因为没有了草帽,全身上下每一根稻草都淋透了。

  太阳从乌云里出来,农夫立在地边,看着已施了肥的玉米苗长得更加茂盛,心情十分舒畅。他低下头,又看见影子铺在脚边。影子抬起一只手指着它的头,说:“头上戴了一顶非常难看的草帽,见笑了。”农夫于是想到了戴在自己头上的草帽,想到要是有人这时看见他戴着一顶这样的破草帽该会怎样嘲笑自己,就赶快将草帽从头上取下来。那草帽在手里,显得更丑陋不堪。农夫想到自己竟曾戴过这样的草帽,而且戴了那样久的时间,就感到仿佛受了稻草人的捉弄,不禁怒火中烧,一抬手,将破草帽远远扔进了从地块边欢快地流淌而过的溪水里。

  稻草人看着这一幕非常伤心。要知道,这草帽是它风餐露宿唯一的遮挡呀。

  农夫开始往回走。影子紧紧地跟着。

  光秃了头的稻草人,孤零零地立在地块边,周身的水顺着脚跟往下淌,也不知是淌的泪水还是雨水。

  三

  农夫走近小溪边。他的长长的影子拖到了一块礁石前。

  影子将它的身子靠在礁石上,就和礁石攀谈起来:“你好,石先生,我是陪我的主人也是朋友来这里的。他喜欢你水晶般清澈的流水。我也喜欢。”

  礁石十分讨厌影子,只是齆着声在鼻腔里哼哼算是回答。而影子却顾自炫耀起它对主人的忠心和主人对它的友情来:“我对主人忠心耿耿。外出时,我走在他的前边;归去时,我走在他的身后;他在小院里徘徊时,我就陪伴在他的左右谈心。他既是我的主人,我们也是朋友。总之,我是勇敢的影子,我保护我的朋友。”

  礁石记起有一次农夫在溪岸上被人追打的事,忍不住发话说:“可那次你的朋友逃跑时,你不也在跑吗,你怎么不勇敢地站下来保护你的朋友?”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