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散了,留恋着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19-12-04 10:58 阅读:

每当走过喧闹的街头,烧烤摊位上的煤炭在炙烤中,传唱。夹带着刺鼻的硫磺味,诱发着与我走散的流年的复发。

后来,去看过自己的校园。

只是如今成了一座养牛场,秸秆中依旧散发着大地之母的芬芳。那些牛眼睛瞪得大大地,若有所思的盯着我。黄昏下我的身影,映衬在牛的眼中。一丝无奈从我嘴角的叹息中滑落。

在他们面前,草一样的世界,是那么的完美。

我们,所有的人,被一场大雪困在了教室里。暗红的炭火,二十多个孩子还有那并不年老的长发老师围坐在一起,彼此拥抱着。

那个被我用蜡烛烫伤过手的猴子,对着外面飘雪的世界哭泣。老师把他抱在怀里,像妈妈,更像外婆。猴子慢慢地安静下来,并不宽阔的教室被一团寒气笼罩。我们在拼命的把外面的寒冷堵住,然而那些冷在我们看不到的缝隙中逃逸进来,企图与我们共同分享那并不旺盛的炉火。

我转身告别了那些牛。那褪了色的国旗不知被谁偷走,还有那棵为我们遮去夏日酷热的杨树也不再了。曾经的好多东西,包括那个卖给我们零嘴的大妈也不再了。

我斜跨着的帆布书包,书包里安静地躺着的书本。小学一年级,语文,数学。四线三格的汉语拼音练习本,似乎永远都不会背全的小九九……

跑着的我们,摔的已满身是土。那灰白的帆布书包里,藏着的流年,或许在关闭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永远永远地消失。

雪什么时候停地忘记了,只是醒来的时候,老师依旧在燃着那堆炉火。现在想来,她在那场大雪中是何等的坚强。偶尔会想,那夜她的头发一定是一袭银白色的调子。为那场雪,为我们并不苍老的老师,为我们这群走散记忆却已经惦念记忆的孩子。

外面的世界太寒冷,一堆炉火显然是太过于淡薄。从我们脊梁骨里划过的凉意,是无法忘却的。

那群牛会在夜的某一时刻安静的睡去,而留下我的背影与那座被我命名为永远校园的牛场对峙。

过于孤寂的后来,企盼敞开自己的心扉去锻造那酝酿与胸的完美世界。

遇到猴子的时候,他已经不会再哭,我们陌生地看着彼此。过于寒暄的问候,或记起,或忘记的言谈触及的童年。

一叶之秋的传说,不再相信;山海经里的大头鬼,再也吓不倒不再年少的我们;那个并不苍老的女老师也该老了吧。

我无法约定,更无法要求那座以故去的校园在我回来探望它的时候,复活。复活那些人的面孔,笑容,哭泣,还有那死寂般的大雪之夜。

走了好远,偶尔听到几声牛的吼叫,想回应一声,却突然发现,我并不是牛。我的世界也不是草那样简单,完美。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