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城晴九思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20-06-05 20:32 阅读:

你总是那样坚定的等候着一个根本不可能来的人。她有她的港湾居住,那才是她的归宿。当迟来的情厚重,你又怎知她不是历经了重生?偏安的,与你无关。都说好放开手只要她安好便不让她为难,你本要等,可免不了要看她又一次走远,然后你还是一个人去度她两个人的空间,佛说:“累吗?”你会回答:“此生不倦。”

你会渴望,下一刻是她主动驻足在这里,贴过的软枕余香犹在,不懂就不配贴她的枕感受体温。你依旧是像一个幽灵般绕进她的海,她的海汪洋一片,却是晴空下唯一透亮的地方,而你只能望着,却到不了透亮的地方。

临别的清晨还在回望的街角摇摆,轻轻,她要在这里摇摆成心酸,独揽一瓢清水,还是一夜光影的星星点点,忽明忽暗,你说你要在这里等她,尽管挥一挥手需要很久的时间。你总想哪一次来,就不用再离开了,那样持久的,把这座城走成一个圆,那圆的中央是一个家,她说要携满满的笑颜才算圆满。

你总想着很累,却还是要踉跄着走,优雅的姿态走不出更远的距离。你说你想去的地方离你很远,翻过了一座山会有开阔的视野,会有繁华的都市景,她说要你陪着她,融入其中。一生的城呵!伴着你迷醉、清醒、痴迷,独守,若你能多一秒在这里,那么,梦会有多久呢?

城角的光线,一如既往的不那么均匀的铺开。她的怀,还紧锁着晴天的温,她要安静的躺进不整的床,终于找到了心仪的枕,任凭世俗喧嚷也不愿起身。她的怀,只为一个人开,配角闯不进她的依赖,徒手挽不住情感的魂。无意,就随她去,清冷不过是暧昧所来不及的感觉,她若觉得疼,才不至于束手薄幸。你还是选择了停在这里,守她的城,数日夜叠复,愿会有那么一天,是属于她的归期,整理未完的甜蜜,祈愿相随。

某一种算不得意外的意外,是你留不住一个影的一个瞬间,不渴望被营救只愿能走一遭深浅,她回来绕过梦的边缘又急促回转,你别唤她,她不属于你,她属于她的港湾。你走远点,别挡住她的视线,她要看的天空是比今天的天空更蓝,佛问:“你坐在车站候车厅干嘛?”你回答:“我在等下一趟航班。”

嘘…晚林中要保持安静,在乎的人要不到答案,情话说出口不相应是一种难堪,你想象中的那个情景终不似从前,却会因一句:“你胡子刮了,就不扎人了”无意间戳中了泪点,泪过以后,再笑起来,却是那么难看。你总想有那么一句话能让她记住,未来每一条路都能通向你,可她没有选择迈出。你只要能守在这里,为争取多一秒的相伴而挣扎欢喜,每一次挣扎到力尽,便对自己说,她还在等,便能起身继续挣扎欢喜,求取到的,只是多一刻、更多一刻的徒手,一直空着手,把想象,想象的更加完整,可苍凉的总是那份遥不可及地没有在听。她本要告诉你,那个注定的结局,可风总是太大,距离总是太远,你听不见,还是只是假装?

你总想着有很多事情要去做,可你总觉得凉、觉得遥远,没有机会去守着,无助的像个孩子,孩子的眼中满是期望,把风风雨雨粘连成风雨一场,她的笑容,笑还是深深的迷惘,多少疑问,也都在风雨中化了,融进了泥土中,她掩盖住气息,不让气息外溢,她要把气息带入深闺,让入闺人吸取,便成芬芳。

当“拥有”只能是多年前的素描一幅,你便把脸转向远空更远处,你说每当安静时,你总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,那声音若隐若现,仿佛是在说:“我不需要,你离我远点儿。”这一路追逐中,如此洒脱的一节温暖,仓促的抱紧,你不想让温暖流失,可她始终只有背影,她悄悄的平静,玉面娇羞、着装靓丽,都还给了于你而言陌生的路人A,你是她的路旁途径的客,悲喜自便。是啊,沿途的黑夜实在太黑,所以你总是找不回她,也找不到自己,又以各种理由去给自己解释,在陌生的起点似曾相识,放不开的,那是她注定要带走的爱。这一次,你笑着问佛:“望着镜中的花卉,真的幸福吗?”佛只是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