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心情日记 > 随笔 >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20-09-15 02:59 阅读:

以下文章是《汤》这篇文章的详细内容:

有专家表明,汤里根本没有营养。

我曾经喝过一道汤,那是十年前在弥勒游玩的时候,开封的朋友木子点的。这道汤看上去很清淡,喝的时候也很清淡,但是现在想起它的味道,似乎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。

记得我们同行五人,老哥骑着五羊把我们引到人工湖畔,山水如画,景色宜人。一阵嬉戏打闹后,在老哥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家人气特旺的小酒馆,宽敞简洁,陈设大方。服务员热情接待,我们选择二楼靠窗的桌子落座。木子说要个丝瓜蛋汤,客家人听不懂普通话,也听不懂河南话,特别强调要清淡一点,小马怕服务员听不懂,又解释了一番,看服务员似懂非懂的样子,老哥说就是普通的丝瓜蛋汤,少放油,少放盐,服务员连连点头。眨眼的功夫,菜就上齐了,一看那碗汤,大家都愣住了,然后笑的前俯后仰,服务员疑惑的说有问题吗,大家都说没问题,挺好,挺好。碗里只有丝瓜和水,没有蛋,没有油,老哥撸起袖子打了一碗,抿了一口,露出张牙舞爪的表情,“嗯,果然不错,有淡的,因为没有放盐”!!

我们决定去参拜大佛,一路有说有笑,却个个心事满怀,山脚烈日炎炎,山顶蒙蒙阴雨,有些话一路欲言又止,只能安慰自己好事多磨。

老哥就要出发去九江了,临行前说我们见个面,就在金碧路那边的花溪米线店吃了晚餐,在南屏街的鱼塘边上背靠背的坐到了午夜,看着街灯渐渐熄灭,店铺缓缓关门,正值仲夏,此时也已经有点微凉。哥俩都属于话很少的人,老哥说从明天起,他就是半个九江人了,前路漫漫,咱们各自珍重吧。临别前,老哥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个橘子扔给我,走了。那个时候的我脑子里有没清除的血块,似乎是活在幻境中,总感觉老哥是不是会变魔术,因为在我们每次分别的时候,他都会递给我橘子,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的,又不好问,后来,这个举动成了习惯,直到现在。老哥真的成了半个九江人,携手嫂子北上广各处闯荡,我们再见面时,侄儿已经会叫我小叔。

木子回开封的了,一直没有再见。我和老哥也是聚少离多。前几天嫂子突然告诉我哥哥病了,挺严重,我摸了摸口袋,只有几张字迹模糊破破烂烂的废纸,觉得口苦眼花,有泪无话。一直睡眠不好,这几天总是失眠,他人夜深沉梦时,我在老哥的相册看见了这碗汤,看见了风华正茂的木子,看见老哥年轻潇洒的样子,看着身边熟睡中不足一米貌像小马的少年,几度哽咽。

这道汤,有机会定要去尝一尝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读了以上这篇文章《 汤》之后,我想读者对这篇文章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理解,如果您想更加彻底的理解这篇文章,那么您可以跟我们的妙笔文学网读者们一起探讨。如果你很喜欢阅读的话,那么您也可以加入我们,一起来阅读更多的相关唯美文章来熏陶我们的情操。


一碗面汤


那年,秋。 花朵一样的年纪,青春正盛。单纯,快乐,美好,却抵不过一次失恋的突袭。顷刻,张扬着馨香的世界倾覆了,内心失衡,以为没有了爱,整个世界都会变了颜色,天空也变得低沉灰蒙起来。 一个人在街上走,早秋的落叶在脚边盘桓回旋,那样的街景原本很

一千米外的鸡汤


大四那年,我的鼻炎愈加严重。躺在病床上,我的心一蹦一蹦的,刚刚还在家,还在想一定不会做手术,一定哄得过爸爸妈妈,吃点药就好。 自我懂事以来,这是第一个手术,鼻中格偏曲,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。但是仍然让我心有余悸。 妈妈一直陪在身边。还有爸爸,

三生的孟婆汤


青纱帐,墨砚浅描 浅浅的浮世绘 千年的猫,分不清是仙,或是还债的妖孽 娇俏的眼,灵犀一点的通 谁把相思藏在心里 燃烛的素手 轻点额间的朱砂 史书上的留注,红花的俏 婉约尺素的俏丽韶华 花开半谢,无邪的笑 倾倒的杯盏,拨转红尘 结发的情丝,迷眼的芙蓉醉

那一碗香甜的洋柿子鸡蛋汤


我从小就喜欢喝洋柿子鸡蛋汤。 下班回家,媳妇已经做好饭了,难得媳妇今天休班,做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。不必说薄皮嫩肉、色泽红亮的东坡肉,肉质鲜嫩、酸辣可口的酸菜鱼;也不必说麻辣十足的麻婆豆腐,酥烂金红的红烧排骨。单单是一碗香甜的洋柿子鸡蛋汤,就

酸梅汤-高中写事作文800字


一到夏天,就难免想起酸梅汤来。如今想要喝到正宗的酸梅汤当真是难了许多。超市里仔细瞧瞧,就能够找出好几种不同品牌的酸梅汤饮料,配料表也是大同小异,多少会有添加剂的成分,因为酸梅汤本就是容易变质的,味道嘛,也是参差不齐。虽说是难喝上了,但也未必就是喝不上了,外面买不到,还可以自己做。想起记忆里那美味的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