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忏悔录

推荐人: 来源: 妙笔文学网 时间: 2019-10-18 09:56 阅读:

不曾体会,时间已慢慢走远;不曾回头,背影已渐渐朦胧;不曾追思,过往也渐渐弥散。这里,只剩下我,迷惘,无助,默默体味着青春的伤与痛,血与泪。——题记

不曾记得谁说过这句话,“生命是场逃亡,而我们逃离了黑暗短短百年,终将归于重归于黑暗。”我不敢说他的对与错,是与非,我更适合成为那个若有所悟的人,对生命,我不敢过多的言语,我看不到他本来的样子,感受最多的只是他的在与不在罢了,但也许是畏惧一些虚妄的因果牵连,即使他根本不存在。

也有人曾说,“青春是生命的赞礼。”也许还有后半句,但我已记不清了,我不会了解另一个人的青春会以什么方式度过,也无从了解,我只会以自己的方式坚持,走自己的人生,似乎无助,也确实无助的青春。

我曾幻想,所有的梦都实现的样子,但每次的梦醒,都是现实的重新开始,所有设想好的过程,都没有出现,最后剩下的也只以我遍体鳞伤,疲惫 不堪的方式落下剧幕,一场闹剧,以及别人拉近人际关系的一个笑话,再无其他。

过往,总是青涩,不了解一切,却以为一切都轻而易举。每当失败,还是可以盼望下一次东山再起,哪怕伤痕累累,依然会挂着眼泪,倔强地笑,笑到沙哑,笑到忘记悲伤。

而今,我对过往嗤之以鼻的同时,对未来却一片迷茫,我不再青涩,不再没由来的骄傲,我对未来开始怀疑,怀疑自己,怀疑现实。面对决定,我开始犹豫不决,不愿处于左右为难的处境。我变得胆小怯懦,再没有觉得无法处理就挥拳解决的躁动。

我只能说,我变了,但或许,可以说成我们变了。

和我一样的人是否存在,我思考过,也思考了很久,得到的当然也只是推论,我不知道是否对,是否错,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习惯,无法契合的生活自然是互不干涉为好,所以我更多地选择沉默,看看别人疯狗般的在眼前跳与狂吠,或者做自己的事而选择视而不见,只要一入夜,我便可以再度抱着梦入眠,不在寻思白夜的那场噩梦,再度在梦中醒来,在黑夜度过我的白天。

我曾几度怀疑,我是否已经失却了自我的意识,换就话说,我已失去灵魂,我已将它交给了掌管黑夜的梦魇,来交换我的一夜美梦,而白天我就成了一具行尸,任其狂风暴雨,不起半点波澜。

可惜,没有梦魇,也没有所谓的灵魂交换,我不能保证我能夜夜好梦,我的黑天与白夜,却是后者为王,我的梦由他支配,而我幻想的给我一夜好梦的黑天也只是一个傀儡,被白夜支配着,惩治着我的迷茫,我的怯懦。

我才焕然醒悟,白夜还是白天,至于黑天,它只是白天的一个附属,用来连接两个白天间断掉的记忆,连接成一个完整的人生。

我想像不到过去所被教会的东西带来了我现在的模样,我们从来不曾怀疑过希望的价值,它的意义远比救命稻草多得多,而我现在却大逆不道的想要质疑他,我们总是看到了前半句是你希望的样子,就忘乎所以的去做,却忘记了去多了解一下失败的后果有多惨重,希望是美好的,但美好的希望可以让你走得很远,也可能会让你死得很惨。

更多时候,我更想知道,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的路,在残酷的过程背后,是否还有一个更残酷的结果在等着我,我的一切孤注一掷,都只是想换一个我自己,而不是一个你为我准备的样子,我从不曾揣测明天是什么样子,明天终将从轮廓变为清晰的画面,最终也将拖着夜的影子坠落于西山一脚,我不认为明天的我会因为一夜彻悟而与今天截然不同,或许梦想就是我唯一选择的方向,我选择的,或许对,或许错,但于如今的我而言,始终是雾里看花,我从不曾为一个人而活,包括我自己,我只是必须活着,而是活得像个正常人,存在的人。


我学会了坚强


从小爱哭的我,在无意间学到了一位伟人的一句话,其中的大意是:每个人的生活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,你在上面描绘出什么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。从此以后,我每当收到委屈的时候,就会拿来一张白纸,不停地在上面写坚强二字,心中默默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真正

小小蒲公英


从前,在一个花繁叶茂的森林里,生活着一大片的蒲公英,蒲公英小小和大家生活在一起。 这个丛林里有让人流连的小溪、浓郁的大树、可爱的小鸟、美丽的鲜花,可是,小小从冲破坚硬的土地起,它就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游离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,明白生命的意义。有

遇见更好的自己
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 约莫是心中的期望经受了数以千计的破灭与打击,痛到彻骨才会明悟的一句话。 从前只想单纯地做一个赢家,最后的结局总是满盘皆输,失落得觉得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,于是把期望埋得越来越深,不敢再涂抹更多斑斓,轻描淡写地放下一切成败

优秀作文:非宁静无以致远
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全国掀起一阵莫言热。而莫言本人在开完一场新闻发布会后便消失在大众的视线,安静创作新作品。 在我看来,莫言便是那只在人迹罕至的山洞中的美丽蝴蝶。人们借诺奖发现了这只蝴蝶,而蝴蝶选择的是退居山洞深处,正如莫言选择远离公众

当我遇到困难时


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总会获得许多的东西。 在父母经营着饭堂时。看见橱柜上有一只萧。突然,自己心血来潮,想去学它。便向父亲求学,父亲爽快的答应了。由于自己没有掌握要领,总是 吹得十分难听。一次次的失败使我非常生气。爸爸走了过来,看见了我,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